> 企業文化 > 文學苑 >

文學苑
  • 軍用水壺里的故事
  • 發布時間:2020-07-20 10:38:48  來源:廣西路橋工程集團有限公司  點擊數量:
  • (工程院  郭帥旗)

              重現:關于軍用水壺的記憶

    對于軍用水壺,最早的記憶還要追溯到兒時的麥田。那時候機械作業尚未普及,割麥子基本上是靠鐮刀、打麥子基本上是靠“揚場”。記憶里六月初夏的麥田,中原大地已經是滾燙的,往往不一會兒就大汗淋漓。放置在麥秸上綠色的軍用水壺早早被母親裝滿了“涼白開”,似乎還可以感受到那種猛喝一口涼水的甘爽,感受到家鄉水的甘甜。

    這是接近二十年前能夠最早追憶到的“軍用水壺”,那只水壺,是父親從蘭州軍區退役后帶回家鄉的紀念品。當時光流轉到2020年,軍用水壺這個兒時記憶里的“物件”再次出現在我的視野。

    一天,當我在瑣瑣碎碎之中忙碌的時候,一個簡單的建議向我傳遞而來:“小郭,一線的兄弟們在作業時候喝水不方便,你調查一下,買一些那種可以背著的水壺,就是軍用水壺,這樣他們在工地喝水方便一些。”時隔十幾年,當我再次聽到軍用水壺的時候,當時腦海中對于它的樣子是模糊的。后面了解到現場確有需求,于是我們抓緊落實,經過數次精心挑選,最終在多款軍用水壺中選擇了“外形最靚仔”“構造最硬核”的一款,并逐步向施工一線派發。

    溫度:軍用水壺里的故事

    軍用水壺,具有野外攜帶使用的便利性,因此貼合了爆破野外施工的實際。爆破施工是一項“技術活”,同時也是一項“體力活”。炸藥卸車、搬運以及藥包裝填,均需要大量的體力。一天下來,大汗淋漓的“濕身”成為爆破施工人員的家常便飯。

    一天,我以一名記錄者的身份參與了吳隆高速項目K32石場爆破施工,山路崎嶇,我爬行速度慢、在爆破同事后面一些。當我以蹣跚的步履爬到山頂的時候,現場的同事已經有條不紊準備作業。為了高質量完成爆破施工,炮孔檢查、炸藥裝填、起爆藥包的制作等等,每一道工序都一絲不茍,大汗淋漓絲毫沒有影響他們的專注。施工作業間隙,強哥坐在一塊石頭上,喝了幾口水,不久又投入到緊張的作業之中。起爆前,爆破員豐哥背著水壺在主線上檢查清場警戒情況,他濕透的背影映襯在路基主線上,勾勒形成了一幅樸素敬業的畫面。使用便于攜帶的軍用水壺,員工及時補充了水分和堅守崗位的能量,降低了中暑的可能。

    當童年記憶里的軍用水壺重新浮現眼前、當爆破處的兄弟們背著水壺行走在作業一線、當大汗淋漓的同事們喝水后又快速投入到工作之中,作為一名踐行企業文化建設的政工人員,從這些畫面當中,我內心深處感受到的是一種簡單樸實的溫度。這種簡單樸實的溫度,契合了現場爆破人員飲水的需要,減少了飲用水瓶對沿線生態的污染,也讓帶有傳統文化色彩的事項在野外施工現場得以重現、獲得新生。

    當一位位背著水壺的爆破兄弟在現場忙碌的時候,他們“濕身”的背影與現場圖景相互勾勒,動態譜寫著一幅簡單敬業的畫面。在這種不斷勾勒的畫面里,似乎軍用水壺普通耐用的特點與爆破兄弟的實干樸實的身影有了某種契合,二者在相互陪伴著、演繹著,抒寫著路橋人的實干樸實和敬業故事。

    簡單樸實且存有溫度,這就是軍用水壺里的故事。這種簡單樸實的溫度,將伴隨我們與企業發展同行。


    圖一:員工喝水瞬間的定格


    圖二:爆破作業人員身背水壺向現場進發

聯系我們|版權聲明|誠聘英才|網站地圖|在線調查
彩神【官网】